捡到一只青狐狸(5)

  王也是那么的坦荡,他心里装着苍生万物,诸葛青只觉在他面前渺小如尘埃。王也是神,而他充其量只是只小野狐。像王也那么好的人,我还是别糟蹋他了……在王也那一条胳膊打过来之前,诸葛青是这样想的。

  “我日!”

  王也不知道梦里是在打怪还是拯救世界,左手使劲往上一甩,差点把正窝在他左手边的诸葛青一肘子打飞。被打翻的诸葛青四仰八叉顺势翻了个面,竟也没生气,只想着王也这手劲,不愧是师承武当。他也没心思再当这迁客骚人,往下挪了挪,离开王也手臂半径,靠着王也的大腿渐渐进入梦乡……也没成。刚有点睡意的诸葛青被王也一个翻身压住了尾巴,疼得他差点叫出来。接下来几个小时,被腿踢醒,被手臂打醒,毛被压着疼醒,诸葛青终于摘下了他的粉丝滤镜,强忍着把王也的脸抓花的冲动,一跃跳上了王也的胸口,他想要是王也再动,他就把王也的脖子咬个窟窿。

  也不知王也是不是在睡梦中感知了危险,竟再也没翻身,诸葛青终于可以睡个囫囵觉了。

 

  王也一晚上净做噩梦,好不容易醒了,满脑子也全是诸葛青在碧游村用重重烈火将自己与他隔开的画面。他只觉身子千斤重,像是被一颗钉子从胸口刺穿钉死在十字架上。‘这别是耶稣托梦给我了?’王也胡思乱想着,下意识想伸手确认下自己胸口是不是真有钉子。没成想薅了一手绒呼呼的毛,吓得他赶紧睁眼一瞧,原来是只狐狸正窝在他胸口,软乎乎的一团,只叫王也看的心都要化了。他伸手又轻轻撸了遍狐,一伸手将诸葛青抱到旁边,神清气爽地起床洗漱。这一来二去诸葛青也被整醒了,本来没睡个把小时,他现在脑子一片浆糊,只有一个想法——杀人判几年?

 

  王也抱着瘫在床上装死的诸葛青下楼吃饭,肚子应景地开始咕噜噜响的诸葛青这才后知后觉想起来他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没吃上东西。他脑补着小时候和家里女孩子一起看过的台湾言情剧,想着真实土豪王家三公子的早餐不能凑个满汉全席也得八大菜系一个来点吧,一大早大鱼大肉不好消化,他现在比较想要港式粥点,不过来北京吃点地道早餐也不错……

  “小也子,你看妈妈专门让人早上出门买的狗粮!”

  王也被妈妈拉着科普了狗吃人类食物的坏处,如人的食物太咸不仅会让狗狗产生泪痕还会缩短它们的寿命等等,看着王也“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表情,诸葛青再次体会到了哀莫大于心死的绝望。还好王妈妈最终看出诸葛青宁死不从、甘愿饿死,好心给他煮了完全不放盐的猪肉。

  诸葛青卧薪尝胆般啃着完全称不上美味甚至还带点肉腥的猪肉,眼角落下几滴热泪,张楚岚大人您老可快点,再晚我可能就要自杀了……


假如这大夫是个庸医,随便给老王开了个方——

“王也,你过来!”
王也往客厅探了个头,只见诸葛青坐在沙发里死掐着胳膊,咬着嘴唇,满眼的泪随着他身体的颤抖一滴滴掉落下来。
“怎么了这是?”王也慌张地快步走到诸葛青身边,只见桌上放着他藏起来的病历,摊开的那面赫然写着:梅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曾经你对我爱答不理,现在的我你高攀不起……

捡到一只青狐狸(4)

  先不提宠物疫苗对诸葛青本体会有什么副作用,他可是只正宗的狐啊,王也要真带他去了宠物医院,估计疫苗还没打上,王也就得被抓走了——无证养狐可是犯法的,他得想个办法阻止!

  正在这时,王也的电话心灵感应般得响了起来。王也将诸葛青放在地上的时候,诸葛青偷偷伸头瞄了眼手机屏幕,正是‘诸葛狐狸’四个大字。王也也瞧见了来电人的姓名,咦了一声,像是怕对面会挂一般抓紧接了起来,“青?”

  “老王你这可太过分了,屏蔽我却接诸葛青电话是什么意……”王也干净利落挂了电话。

  诸葛青:??

  王也察觉到了诸葛青的目光,扭头给他一个假笑,“没事,诈骗电话。”

  诸葛青:……

 

  那头电话又响了起来,王也便置若罔闻,给诸葛青用他高中发的床单被芯做个简易“狗”窝后,扭身把床上枕头拉起来,舒舒服服敞开双腿在床上来了个北京瘫。电话断了又响,在第四次电话打来的时候,王也终是叹口气,无奈接了这通电话。

  “老王别挂别挂诸葛青失踪了!”

  张楚岚连忙一口气把重要信息喊了出来。王也一听腾得一下坐直,眉头挤成个川字,让张楚岚把事儿说清楚。“老青跟哪都通出外勤,我们被那帮异人打散,等我找过去的时候就只见老青一堆衣服落在地上。这帮异人虽被我们一网打尽,但就是死活不肯招把老青藏哪儿了。我正在跟上头沟通看能不能上从宽凳,但你也知道,上面那群人执行力有多低,最早估计也得明早才能带过去。你看你能不能算算老青的位置,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真出事我们也没法和诸葛家交代……”

  诸葛青在床边扒着耳朵仔细听呢,动物明锐的听觉帮助他大致分辨清了张楚岚的话。一听张楚岚让王也算命,他急得抓着王也的床单就往上爬。张楚岚说得轻松,有话说五年占卜三年氪命,这拿命算来的结果要是再仔细透露给别人那可就算泄露了天机,是要遭天谴的。哪知王也没半点犹豫,回了张楚岚一句好,就盘腿进了内景。这时要是硬把王也拉出来,估计会伤了他的神智和炁脉。好不容易爬上床的诸葛青只好在王也旁边坐下,急的尾巴左一甩右一甩。

  须臾,只见王也眉头忽的皱着更紧,像是从肺里涌上来一口气,震得他胸腔一抖。他咬紧牙关硬生生抗住,血又从鼻子流了出来。那血明明是滴在王也身上,却又像滴在诸葛青心里。诸葛青估摸是这蛊还未出世,或是还没有广为流传,王也算出他就在王也家的话,自然能推算出这蛊是会让人兽化的蛊。这可能会影响这蛊一脉人的未来,所以难算至极。他不能让王也再算了!诸葛青走过去用爪子扒了扒王也放在膝盖上的手,将毛茸茸的脑袋搁在王也的手心里,用耳朵来回擦着王也的手腕。

  王也终于睁开了眼睛,抓起桌旁的水杯就往里涂了一口浓血。诸葛青看的心里一揪,王也却不在意地抹了把嘴,抓起手机回道,“不行,这火球太大,我解不开。”

  “哎,那只有等上从宽凳了。谢了老王。”张楚岚装作要挂电话,王也果然上钩,让张楚岚得到结果马上联系他,“行,等有结果了我就用这号联系你。”

 

  王也挂了电话后愣愣盘腿坐在床上发呆,看得诸葛青满心愧疚。那口血像吐在他的脸上,只逼得他眼睛发麻,逼得他想流眼泪。他往王也腿间留出的空档一跳,窝在里面,把头放在王也的大腿上,眼睛睁得溜圆看着他。王也低头,眼神却毫无焦距得钉在腿间狐狸的脸上。他似乎在看诸葛青,又像从他身上看向更远。直看得诸葛青心跳如雷,慌张移开了目光,王也才伸手慢慢地抚摸诸葛青的脑袋。

  “要是内狐狸也能像你一般听话就好了……”被点名的诸葛青猛地抬头看他,王也朝他咧嘴一笑,齿间都是刚刚残留的鲜血,“可他从来不听我的。”

  他明明是笑着,为什么语气却这么悲伤呢?诸葛青只觉得心被利刃活生生得剖了个口,火山的岩浆咕咕往里灌得他心头发烫,北极的冰川水又淋得他全身透凉。

  王也可看不出他的心思,自顾自对刚捡来、连话都听不懂的动物自怨自艾苦诉衷肠已经够让王也脸上一热了。他逃似的起身洗了杯子漱了口,将诸葛青放回“狗”窝,就翻身上床睡觉了。

 

  诸葛青听着王也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缓慢均匀,甚至打了几声鼾,他才做贼似的蹑手蹑脚爬上王也的床。王也的睡姿还如在碧游村般难看,一个大字横在床上,右手搂着另一个枕头,张大的嘴边还流着一条新鲜出炉的口水;王也其人也还如在碧游村般,为了他单刀赴会,伤痕累累……他想起初遇时王也让他给自己算的卦——“飞蛾扑火”,原来上苍早在那时就预言了结局。这卦无论是对他,还是对王也,都很适用。他小心翼翼地跨过王也大咧咧张开的左腿,轻轻窝在王也的身旁。

  等这事完了后,我便再也不见他好了……


————

这几天其实爬墙去看《天官赐福》了,对主角cp没什么感觉,倒是一头栽进了“副Cp”的怀抱。哪知作者除了主cp其他全部不认,这两结局简直惨绝人寰闻者落泪,比我小学看的伤痕青春启蒙非主流小说结局还惨。于是我短短一周又被踢回了也青坑底。我也真是飘了,到底是老王不够宠了还是老青不够甜了,还想着爬坑,罪过罪过……


不用方言的对骂是没有灵魂的

捡到一只青狐狸(3)

  丧失了灵魂的走尸狐乖乖被王也裹着毛巾提溜到卧室书桌上。王也拉开凳子坐下,用毛巾把诸葛青粗略擦拭至毛不再滴水后,才从抽兜里拿出一个超大号理发店特供吹风机准备给狐狸吹吹。被命运反复捉弄的诸葛青刚立下“自己人生不会有比被别人洗澡再难迈过去的坎”的flag,命运反手就给了他一个大耳帖子。这吹风机虽说出风大吹得快,但这声人听着都觉得太吵,更别说狐狸听力本就比人强,这吹风刚打开,诸葛青就感觉有八千个吹风机同时对着他耳朵吹;而且王也也是随便乱吹,一会顺毛一会逆毛,拥有丰富披毛的诸葛青硬是被吹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使劲从头到脚挨次把毛甩了个遍,直把耳朵摔得噼里啪啦响,才算是把一身乱七八糟的毛给大致捋顺。他使劲挣脱王也试图拉住他后腿的手,夹着尾巴躲到书桌的另一边,奈何这书桌高度对于一只狐狸还是太高,他在书桌边探了探头,又悻悻地退了回来。王也放下吹风,两手钳着诸葛青的腋下又把人提溜回来,诸葛青气的不停用两条没被束缚的腿往王也胸膛踹。王也刚将他放稳,诸葛青又开始预谋起踩着王也的大腿两段位移返回地面。只可惜还没待他付诸行动,一只大手抚上他的脑袋,一下又一下地安抚着。他听到王也在他脑袋顶上幽幽开口,语气无奈又温柔,“呼噜呼噜毛,狐吓不着……”

  这语气怎么跟安慰小孩似的……虽是这么腹诽,诸葛青在王也这温柔抚摸下也渐渐放弃抵抗,前脚往前一踏屁股一撅,趴在书桌上安静地任由王也顺毛。王也看这耷拉出飞机耳的狐狸心里越发喜欢,嘴角抑制不住地扬起,竟不自觉将心头话说了出来,“哈……真可爱。”

  吹风机又呼隆隆地运转,诸葛青却只听见自己心跳如雷。越活越回去了,诸葛青羞的把耳朵耷拉下来。他感受着王也用手拨动着他的毛发,手在他身上来回游走,到底是风热还是王也的手热呢……狐狸就这样陷入梦乡。

 

  待他打完盹悠悠转醒,王也早不知去向。诸葛青两只爪子向前一伸,撅起屁股给自己的脊椎做个拉伸,一口哈切把体内积压的疲倦统统赶除,摇摇尾巴又是一条满血复活的青狐狸。王也把凳子推进书桌了,他也不可能直接这么跳下去,只好在书桌上溜达溜达。这一墙的书有新有旧,放的却不甚讲究,陈年五三旁边塞了本《道德经》,书脊封面都被撕了一半的《高中英语必修三》旁边是一本新买的《中国地图》。书前面留出的空隙放置着各类价格不菲的迷你飞机、汽车模型,旁边还搁着一盒弹珠,用来盛放它的容器只不过是泛黄发旧的塑料盒,隐约还能看出上面写的是“弹珠买五赠一”。再往上看,诸葛青一下兴趣高涨,是照片!可惜从他现在的角度看不着照片框里的具体内容,一不做二不休,诸葛青将熊熊燃烧的八卦魂迅速转为行动力,亮出尖爪扣着书架,凭着后腿出众的弹跳力一层一层爬到了照片面前。诸葛青一看,差点乐的摔下去,这小学毕业照正中间,梳着郭富城同款中分背头、露出一脸官方假笑的衰脸男孩不就是王也吗!再看旁边这张最新拍的全家福,好不容易穿上西装的王也站在最把边,笑容也没比小时候轻松到哪去……老王果然还是留长发吧,诸葛青得出结论。

  “祖宗,你爬恁高作甚?”诸葛青吓得腿一抖,没控制好平衡一头就要从书架上栽下去,还好他爪子够锋利,死死扣住书架边才挽回他一命。王也吓得赶忙跑着把他抱下来,揣自己怀里好好撸了几遍毛。诸葛青的头靠在王也脖颈边,闻着他身上带着湿气的沐浴露香,如果就这样待在他身边,好像也不错……

  “对了,明天带你去宠物医院打预防针啊。”

  我日……


你这就是螨虫过敏

嗐,没啥毛病,家里被子天晴了多拿去晒晒(X)

捡到一只青狐狸(2)

  “挺干净,有主人的吧。要不我先送你去流浪动物救助站?”

  不行!诸葛青心头警铃大作,被送去救助站就得睡铁笼吃狗粮了!在现实面前立马低头的诸葛青谄媚地用尾巴勾住王也的腿,边用毛茸茸的头从下而上磨蹭着,边舒服地发出“呜呜”的声音。这软绵绵的触感像是直接挠进王也的心头,他终是控制不住地撸了把狐毛,谁料这狐狸立马顺势仰头,配合地用脸反复蹭着王也的手,一双含魅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这狐狸怕是有千年的道行啊……王也任命地抱起诸葛青,“那就跟我走吧,祖宗。”

 

  刚进王也家家门,诸葛青就作为王家第一只动物受到了全家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地围观。特别是淘淘,喜欢得不得了,拽着狐狸尾巴非要他三大爷把狐狸给他抱。诸葛青吓得赶忙将头藏进王也的臂弯,下意识用收好尖指甲的肉爪子扣紧他的胳膊,小小一坨窝在他怀里别提多惹人疼了。王也从淘淘手里抽出诸葛青的尾巴,用手护住他的脑袋,解释说狐狸刚来有点怕人,我先把他带到我房间呆着吧。

  臣附议!诸葛青还没来得及高兴,王也二嫂就略带嫌弃地开口道:“这外面捡的可得洗干净,不知道身上有多少病菌跳蚤呢!”

  “是啊小也,你就让陈嫂给他先洗一洗吧。”王也妈妈立马被说服。

  陈嫂,女的?给我,洗澡!要是换成人形,诸葛青的脸现在肯定涨得通红。陈嫂过来要抱他,诸葛青扭着腰躲闪,亮出爪子、挂着衣服、驾轻就熟地盘上王也的脖子,嘴里哼哼地拒绝。

  “那要不还是我给他洗吧。”他听到王也这样说。

  ……情况变得更糟糕了。

 

  王也刚调好一个不凉不烫的水温,扭头一看,诸葛青正死命跳跃着想打开浴室的门。可能动物都不爱洗澡吧,王也这样想着,越发觉得这狐狸难得的孩子气真是太可爱了。好不容易抓住了拼死挣扎的诸葛青,王也把他放进浴缸里,用莲蓬头将水浇到他身上。碍于浴缸的高度,越狱失败的诸葛青只好任由王也给他洗澡。不就是帮我洗个澡吗,就当是享受一次他们北方人流行的搓背好了……等等,他摸得是?!被摸了蛋蛋的诸葛青惊叫着闪躲到浴缸另一头的角落,好似一个被猥*亵*的少女。全然不知诸葛青心里动态的王也只当是狐狸休息好又来劲反抗了,无奈地脱鞋迈进浴缸里,形成包围之势,将狐狸压制在浴缸角落强制洗澡。有先见之明的王也提前带好了橡胶手套,誓要把狐狸这前后排泄的地方都给清理干净。无法用爪子穿透手套的诸葛青只好闭上眼睛消极抵抗,没料到失去视觉反而让触觉更加清晰。橡胶手套手指粗糙的纹路摩擦着他的柱体和蛋蛋,热水从尾巴上方淋下,刺激着外露的肛*门*,也许是因为羞耻心作祟,他竟然被王也毫无章法还很粗鲁的清洗激得射了出来。他吓得睁眼,发现王也竟一直是以歪头低伏的状态凝视着他的屁股,那他是不是看到了……

  王也哈哈一乐,“不是吧,你被吓尿了?”

  你就这样认为吧……


捡到一只青狐狸(1)

王也爱叫他狐狸,诸葛青只当是个爱称,不曾想,风后也是个“旗”门……

“张楚岚你个阴棺材!”

 

  自打从碧游村回来,诸葛青就被明里邀请暗地威胁得拉入哪都通当个挂牌员工,没事打个卡,随手捏个心,撩撩公司小姐妹。谁曾想今天第一次被派出去执外勤,就遇到了大boss。细说当时险情,他们被这帮异人打散,互相失了照应。诸葛青一人单线,本以为已经处理妥当的人质反手给他下了个蛊,他还没来得及反抗就失去了意识。再一醒来,视野变得很低,想挠挠眼睛,我*,这怎么是个动物爪子!他赶紧对着窗户看,一身雪白皮毛光滑锃亮,王也真是一语成谶,莫不成本体真是狐狸?不仅如此,诸葛青发现自己一点炁都使不上来,炁完全被封死在丹田里。动物灵敏的听觉告诉他敌人正在接近,没办法,他只好抛弃衣服赶紧溜走。祸不单行,北京城里正好如火如荼开展文明城创活动,警察到处抓流浪猫狗,还没达到指标的警察急红了眼,看到诸葛青就扑上来要抓。吓得诸葛青夹着尾巴抱头鼠窜,就在要被追上的关头,诸葛青一头撞上了前面走路的行人。他一抬头,真是天不绝我,老王救命!

  “这……位小同志,快把这狗抓住,我,我真是跑不动了……”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还没当诸葛青腹诽完,遵纪守法的小王同志就拎着诸葛狐狸命运的后颈皮,看样是要转手交给警察。诸葛青毫不犹豫亮出爪子,对着王也的手腕死命挠了几道,趁王也吃痛脱手瞬间,顺着王也的腿杆子,死扣着他的衣服噌噌往上爬,自觉找着王也的脖子就围了上去,假装自己是真狐毛围脖。

  王也隔着衣服都被狐狸爪子挠的生疼,他气急败坏地扯着狐狸尾巴,硬是要把这只自来熟的狐狸扯下来送给警察叔叔。诸葛青见势不妙,赶忙缠紧王也的脖子,发挥出自己精湛的演技——全身害怕地颤抖,嗓子眼里还配上凄惨的哀嚎,头硬是要往王也套头卫衣里钻。道长心善,见这狐狸是真害怕便软了心,跟民警同志扯个谎说诸葛青是自己养的跑丢了,刚找着。被诸葛青这套操作惊呆的民警只好摇摇手让他出门记得栓狗绳。

  诸葛青看着民警走远了,才敢放松自己紧绷的身体。王也顺势把他提溜到地上,一人一狐四目相对。诸葛青看着王也从疑惑到顿悟的眼神,心里长舒一口气,果然是老王,一下就猜出来自己的身份,有老王的帮助肯定能很快找到变回去的方法……“我知道了,你就是传说中的狐狸犬吧?长得可真像狐狸啊!”

  像你奶奶个腿。

 

————

这蛊我自己编的。